邻家阁 > 都市小说 > 云若月楚玄辰免费阅读 > 章节目录 第2694章 连她都治不了
    她说完,楚玄辰等人赶紧散开,大家都给楚子安让了空间出来。

    云若月赶紧把子安放到桌子上,然后将他的头偏向一侧,以免他误吸自己的呕吐物。

    放好子安后,她赶紧去拿药箱,开始在药箱里找退烧药。

    “璃王妃,子安晕过去了!”这时,灵玉突然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子安,子安!”苏常笑见状,紧张得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云若月忙道:“不要紧张,保持镇定,子安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立刻掐住子安的人中,她轻轻的一掐,子安渐渐地睁开眼睛,恢复了神志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子安仍旧抽搐得厉害,云若月忙去清理他口里的分泌物,确保他的呼吸通畅。

    等清理干净这些分泌物后,她赶紧将子安抱到怀中,开始给子安服退烧药。

    服完退烧药后,她又给子安注射了一针镇定剂,防止他抽搐。

    然后,她把子安的襁褓包好,免得他再受风寒,加重病情。

    渐渐地,怀中的子安平静了下来,他不再抽搐和痉挛,体温也慢慢地降了下来,而且还对云若月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看到小子安的微笑,云若月的心都化了!

    只是,云若月感觉得到,这可能是子安为数不多的微笑了!

    她刚才给子安检查过身体,子安因为出生时难产,受到严重的窒息,导致脑组织缺氧,脑部受损严重,所以情况很不妙。

    子安现在身体虚弱,呼吸困难,食不下咽,瘦骨嶙峋,已是弥留之态。

    她只治得了他的高烧,却治不了他的其他疾病,也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云若月心里酸涩不已,她道:“子安的烧退了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子安退烧了?太好了!”苏常笑说着,已经扑过来,一把将楚子安抱到了怀中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少了半条手臂,她抱得很吃力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弘元帝也凑过去,仔细地看了子安一眼。

    看到子安安静下来,他一脸赞赏地看向云若月,“若月果然医术高明,又令朕大开眼界。常笑,你还不快过来谢谢若月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常笑心里闪过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云若月救了子安又如何?她还是嫉恨她!

    说不定她救子安是为了在皇上面前争表现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云若月医术高明,如果她真的能救子安那就好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看向云若月,表情是十分的真诚,“谢,谢谢你,璃王妃。以前我对你多有得罪,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,没想到你还愿意救子安,真的很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眼眶唰地红了!

    众人看到她眼眶深红,都以为她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不过是装给云若月看的!

    她只是为了求云若月帮子安治病。

    云若月淡淡道:“没事,医者仁心,只要能救我都会救。”

    苏常笑听罢,以为云若月真能救子安,她忙哀求道,“璃王妃,子安的病情很严重,我找了很多名医,他们都束手无策。你是神医,能起死回生,我能不能求求你救救子安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的眼泪夺眶而出,哭得很悲凉。

    她怕云若月不答应,所以用这种方式向她施压。

    她都哭得这么可怜了,要是云若月还不答应,别人会说她冷血无情的。

    云若月早料到苏常笑会借机求自己,她看了苏常笑一眼,淡淡道:“抱歉,我只能帮子安退烧,其他的我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她没有现代那么齐全的手术设备,所以真的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苏常笑听到这话,是一脸的不敢置信,“璃王妃,你不是号称神医吗?别人的病你都能治,为何子安的病你治不了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指云若月宁愿帮别人治病,也不帮子安。

    云若月冷声道:“子安的病已经拖了太久,他现在命悬一线,情况危急,为时已晚!如果他刚生下来时你来找我,也许还有转机,但是过了这么久,我真的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信,你连断手都能接,为什么救不了子安?”苏常笑痛苦地摇着头。

    她想,云若月一定是装的。

    她明明能治却装不会,她就是故意的,她根本不想救子安,她就想子安死。

    她刚才治好子安的发烧,只是为了博好名声而已,如今真的要她救子安,她却不愿意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心里满是怨气,她恨不得撕烂云若月的脸。

    这时,弘元帝看向云若月,道:“若月,你的医术一向厉害,经常能起死回生,真的连你也治不了?”

    云若月凝重地点头,“是的皇上,子安是我的亲人,我怎么可能不救他?我如果能治,必定会义不容辞。但是他现在已经病入膏肓,无可救药,我真的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弘元帝听到这话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“哎!上次朕也命御医们去给子安看过,御医们也说子安的病情太严重,大家都无能为力。如今连你都治不了,看来他只能听天由命了!”

    苏常笑听到这话,难受地哭道:“子安,我的子安,你的命怎么这么苦?谁能发发善心救救你?”

    她心里好恨云若月,但又不敢在弘元帝面前表现出来,只得在心里默默地诅咒云若月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明明能救却不救,她的心肠太歹毒了!

    听到苏常笑的话,楚玄辰眼里满是冷意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苏常笑是这种人,你对她再好,她都不会感动,她只会认为全世界都对不起她。

    月儿刚才明明救了楚子安,她却没有任何感激。

    如今她被月儿拒绝,就故意说这种话来讽刺人,还一脸的怨恨和愤懑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曾经那天真无邪的少女,会变得如此阴沉可怖,幸好他及早认清她的真面目,才不用与恶魔为伍。

    这时,弘元帝看向苏常笑,是一脸的沉重,他道:“好了!常笑,此处吵闹,不利于子安休息,你把子安带回偏殿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苏常笑哽咽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