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阁 > 都市小说 > 抗战:从八佰开始 > 章节目录 第59章 绝望的近卫勋!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声巨响过后,火光与烟尘翻滚,就如同一朵小型的蘑菇云一样。

    在爆炸中,碎裂的尸体与棕黑色的铁屑乱飞,小鬼子的敢死队,瞬间全灭。

    小鬼子的盾牌的确够坚硬,重机枪,手榴弹,对于小鬼子的盾牌而言,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煤气罐就不同了,一个大的煤气罐近一百斤,自打三层楼坠下,直接将举着盾牌的小鬼子,砸的没脾气。

    煤气罐落入鬼子人群中,被事先拉响的手榴弹瞬间引爆。

    一个煤气罐的爆炸,可想而知,再加上几枚手榴弹,直接令小鬼子的一个小队,彻底自打这个地球上消失。

    恐怖的爆炸,令苏州河的两岸再度震颤了起来。哪怕乘坐在飞艇上的多国将军,也不得不赞叹,这是一个陷阱。

    其中菲利普将军说道:“真没有想到,整个四行仓库竟然是中国人留给日本人的陷阱。”

    德尔利将军同样蹙眉道:“中国人到底在想什么?淞沪会战溃败,却要在这里,找回场子吗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其他的外国官员、将军也议论纷纷: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说,日本人已经被中国人牵着鼻子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在我听说中国人在南岸收煤气罐的时候,我还在想,中国人要那么多煤气罐做什么?难道是为了做饭?但不想,煤气罐竟然有这样的妙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敢想象,这个指挥官是不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。竟然会提前想到,利用煤气罐去破掉日本人的装甲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富有创造力的指挥官,我简直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头沉睡的东方巨龙,真的要觉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想想中国的大元朝,那是差一点吞没了整个欧洲的怪兽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庆幸,在这近一百年的时间里,帝国还敢向这样一头东方巨龙挑衅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今天这一战,结果已经可以预料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今天这一战,必定精彩无比。”

    “斯蒂夫,你必须要将这一战,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。让那些狂傲的好战派看一看,这一头东方巨龙的真正实力!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仅是刚刚一开战,乘坐在飞艇上的各国将军便尽数震惊了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,他们也曾听说一些,有关四行仓库的传闻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根本不信。在他们的心里,日本才是东方的霸主。

    自打明治维新之后,日本迅速发展,不仅摆脱了他们的殖民统治,而且快速的对外扩张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占领了朝鲜,东北的东三省,台湾等地。

    反而中国在做什么?似乎什么都没做,仅是军阀混战,争夺那些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土地。

    目光太短浅了,在这些老牌殖民者的眼中,中国简直不可救药。而倘若不是他们还顾及自己在中国的利益,甚至不想调停这场战争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,四行仓库的一战,将彻底的改变了他们的认知。

    一只不足一千人的独立团,不仅挡了日本人三天,而且对日军造成了大量的伤亡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们甚至要用‘可怕’两个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日军的几次进攻不仅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不说,而且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远的不说,就说现在,仅是交战一个小时的时间,手持盾牌,准备强行炸掉四行仓库的日军,便在煤气罐的爆炸中,就伤亡了两百多人。

    负责佯攻的鬼子,也有近百人倒在了冲锋的阵前。四行仓库的火力网,令小鬼子绝望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的神枪手,可以绝对左右一场战争。但是他们却遇到了比他们更神的端午。

    端午手持一条三八式步枪,三百米内枪枪爆头。小鬼子的神枪手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,阵亡了三十多人。

    那可是三十多名训练有素的神枪手。每一个神枪手,都有左右一场小型战役的实力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这么多人,却没有敌得过神出鬼没的端午。甚至死了三十几个人,他们都不知道端午是从哪个窗口射出的子弹。

    这是令近卫勋绝望的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敢死队死了一批又一批。连夜赶制的盾牌与他的那些敢死队员,如同血肉与钢铁组成的怪物一样,跪在了四行仓库的楼下。

    鲜血流了一地,甚至汇聚成了小河流淌到了下水道里,伴随着那一股腐臭的气息,逐渐的流向了大海。

    前方阵地的伤亡人数报告,好似雪片一样的飞来。

    近卫勋此时已经有些麻木了。

    自打他奉命前来消灭四行仓库内的敌军开始,他就没有收到一点好消息。都是阵亡名单,或者是前方的军官的战败、阵亡报告。

    要么就是那些该死的下级军官,向他要这个,要那个。

    为了制造钢铁盾牌,他不惜把自己的爱车都给拆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又还给了他什么?只是这些伤亡数字,与战败的报告。

    “报告,小犬少佐战死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又一个不识趣的鬼子兵前来报告,彻底的激怒了近卫勋。

    近卫勋暴走了,他发疯似的咆哮:

    “八嘎呀路!这一战,你们到底还要打到什么时候?你们就只会给我看这些阵亡报告吗?

    我要知道我们的敌人还有多少人。他们还能坚持多久?你们滴,明白?”

    近卫勋的怒吼,响彻整个帐篷。在场的军官,尽数沮丧的低垂着头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因为任谁都看的出来,近卫勋已经快被这一场战争逼疯了。

    看着默不出声,如同哑巴了一样的下级军官,近卫勋气的再度咆哮了起来: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不回答我?难道帝国只是养了一群猪吗?哪怕是猪,你们也要在死亡的时候,给我嚎叫两声,你们的明白?”

    而此时一个军官则硬着头皮道:“阁下,不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士兵都是废物。而是支那人非常的狡猾。

    他们倚仗着四行仓库的后面就是上海煤气厂,笃定我们不能使用重炮。龟缩在坚固的四行仓库内与我军作战。

    这对于我军十分的不利。还请阁下,早做打算。帝国的士兵,皆有为天皇陛下效忠的觉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