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阁 > 都市小说 > 仙尊奶爸叶辰叶萌萌 > 章节目录 第753章 姑爷,让九儿为你宽衣吧!(三更)
    “开席!”

    目送他们离去之后,牧人王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,随后才转身对九儿道:“你们扶姑爷下去休息!”

    “姑爷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九儿一脸惊魂未定的走了过来,和几个丫鬟扶着叶辰就离开了宴席,回到了早已准备好的新房之内。

    而牧采薇这位新娘反倒是在外面招呼客人,这般场景倒像是叶辰是新娘,而牧采薇是新郎一般。

    “七玄府么?”

    叶辰拿出那块碧绿色的玉佩,感受到其中的那丝煞气,嘴角泛出一抹嘲讽的弧度:“你们倒是打得好算盘,不过恐怕我要让你们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他便将玉佩中的煞气尽数抹除,开始吸收其中的灵气,不多时那块玉佩瞬间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距离牧王堡不到十里的一处酒肆之内,七玄府少主厉昊与雅间之内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一位侍女无比恭敬的跪在他面前:“少主,奴婢刚才趁机试探过了,那小子体内果真没有半点修为波动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小子当真是个废物了!”

    厉昊眼中神色飘忽不定:“这小子拿了我的玉佩,只怕是命不久矣,不足为虑,只是令本少失望的是,牧人王这个老匹夫可谓是狡猾似鬼,说话似是而非。”

    他一摇手中的折扇,冷笑连连:“也罢,武会将至,我就不信你牧王堡还不露马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风城城主府!

    “父亲,你刚才为何不出手?”

    司徒宇脸色狰狞无比:“牧王堡只有牧人王这为尊者境在,而我们这边还有郝大师,那时你若是出手的话,牧王堡上下必定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一想到被他视为禁脔的牧采薇已经成为了叶辰的妻子,今晚两人说不定还要洞房,他的心就抽搐不已。

    “愚蠢!”

    司徒允冷冷呵斥道:“你可曾看到,哪怕是七玄府,血刀门,恶人谷之人也并没有出手,说到底还是忌惮与那位黄泉老祖!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他不由得看向身旁的黑袍老者,抱拳道:“郝大师,您贵为三品玄师,精神力量非我等能比,可感觉出牧王堡有什么不对之处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面无表情的摇头道:“整个牧王堡并无强者的气息,似是这般情况只有两种可能,第一便是牧王堡与那位黄泉老祖并无半点关系,牧人王是在硬撑,第二便是,那位黄泉老祖的修为超过了我!”

    司徒允闻言面色变幻不已。

    似是这般场景同样在血刀门,乃至恶人谷之类相继发生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夜幕降临,牧王堡依旧是宴席如云,宾客如雨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而在婚房之内,叶辰面前却是多出了一块石碑,石碑约莫两尺,不过一掌宽,透露出一丝荒古之气,隐隐有神光涌动,在其之上似是有神秘的刻图。

    此物便是叶辰自鬼船之上得到的荒古禁碑。

    当时也是因为此物,萧元京才用洛水瑶以及冰棺中的女尸,要挟洛天涯与石千寒对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自来到荒古界之后,他不是在了解这个世界,便是在寻找地仙果,都没有来得及好好探查此物。

    叶辰暗自皱眉:“此物是秦岩留下的,而秦岩又是鬼船之主的手下,他特地将此物留给我,有什么用意么?”

    鬼船一行让他了解了很多,尤其是对于茜茜这丫头的身份有了大概的猜测。

    很显然,茜茜便是鬼船之主的女儿,而且好像还是什么小公主,至于当年随着茜茜走出鬼船的那位老疯子。

    想必便是鬼船之主的手下了,当年也是因为那人受上三天蒙骗,将上三天强者引入了鬼船之上,最终害了茜茜的父母,造成了如今这一副悲剧。

    “荒古禁碑,荒古界,都有荒古二字,这两者之间难不成又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叶辰犹豫了下,随即咬破自己的手指,往荒古禁碑之上滴了一滴血迹,随后全神贯注的盯着荒古禁碑。

    令他失望的是,荒古禁碑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“看来滴血认主行不通!”

    叶辰微微挑眉,暗自猜测道:“难不成荒古禁碑唯有茜茜方能开启?毕竟她是那对中年夫妇唯一的血脉!”

    他还要再度探查一番之际,他布置在屋外的禁制有了响动,他当即将荒古禁碑收到了储物戒之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房间的门被敲响了,随之响起一道弱弱的声音:“姑……姑爷,我能进来么?”

    赫然是九儿的声音。

    叶辰说了一句:“进!”

    随着房间的们被推开,只见穿着一身红衣长裙的九儿走了进来,有点类似于嫁衣,不过比嫁衣更加紧身,将九儿稚嫩的身材衬托得无比成熟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九儿全程低着头,双手紧紧的攥着衣角,耳根像是熟透了葡萄似的,进来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的反常,叶辰笑道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九儿深吸了一口气,鼓起勇气抬头看向叶辰,弯弯的睫毛颤抖不已:“姑爷,小姐说她身体不舒服,让我……我来伺候你……”

    语罢她再次把头埋了下去。

    似乎是内心很不平静。

    伺候我?

    叶辰先是一怔,看了看她,随即愕然。

    敢情牧采薇知道她与自己是假成亲,不可能行洞房之事,可又考虑到他这个夫君的感受。

    所以便以自己身体不舒服为由,派了九儿来给他当通房丫鬟?也算是变相的安慰他?

    想通其中缘由只有,叶辰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!

    见叶辰半天没反应,九儿的心紧张到了极点,在那一瞬间觉得屋内有些闷热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要经历什么!

    可依旧止不住紧张,忐忑,羞涩……

    九儿啊九儿!

    你是跟小姐一起长大的,小姐待你如姐妹,小姐嫁给谁,你就嫁给谁,这是你的荣幸。

    万一姑爷以后纳你为妾,你在牧王堡的地位也会提高不少!

    再说你之前不是也喜欢姑爷的么?

    怎么到现在反而害怕起来了!

    念及至此,她攥紧了粉拳,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再度抬眼看向叶辰,眼眸温润似水。

    “姑爷,天色不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九儿为……为你宽衣吧!”